现在位置:首页 » www.bo1088.com评测 » 你要问我喔?这款黑白讲的周刊实在厉害

你要问我喔?这款黑白讲的周刊实在厉害

时间: 2019/1/24 15:59:04    分类:www.bo1088.com评测    作者:admin   

你要问我喔?我是不相信啦,阿娇那么温吞讲话都不大声的女人,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,我看是被冤枉的没错。阿凤她儿子?我是不太熟啦!高三的时候转来我们这里,跟我儿子读隔壁班。很恶喔,爱跟人家冤家相打。你要答应我不会乱写我才告诉你,你们做报纸的最喜欢胡乱编故事。你们不是报纸喔?那是什么周刊吗?

我跟你讲,说人长短是造口业,可是阿凤那个儿子,灿煌啊,真正不是什么好囝仔。他被工厂辞头路以后,在家里蹲了很久,四处赖四处晃,就只会伸手跟他老母要槟榔、香烟钱。要不是阿娇看不过去,拜托在银行做副理的侄子,他哪有办法贷到钱买计程车开。他现在居然忘恩负义,一口咬定这件事情是阿娇干的,你说做人哪有这款道理?是不是?

什么?灿煌说他亲眼看见?看到鬼啦!他是用哪只眼睛看见的?我告诉你,他说的话打对折都还不太能听。他也一直跟我儿子臭弹,说要去大陆做生意,要娶越南新娘,只有出一张嘴啦。我跟你讲,搞不好这件事情根本就跟灿煌有关系,他硬要诬赖到阿娇头上。你不要一字一句都记下来啦,我只是随便猜而已,不能写喔,你挂保证。

我跟她们怎么认识的喔?大家都住附近,每天看也看到相识。我以前还跟她们在同一家成衣厂车衣服,现在没有了,眼睛不好,线都穿不过去怎么做。以前大家一起在成衣厂,午休把便当拿出来相换菜吃,想想真趣味。现在我只能跟家里的老猴大眼瞪小眼,人少饭都变难吃。

阿凤跟她头家感情好不好喔?这是人家的家内事,我怎么会知道?冤家喔?哎呀,哪一口灶的夫妻不会冤家?你不要问我这个啦!讲出来夭寿失德,人都已经这样了,还讲人家坏话会下地狱被拔舌头,你不要害我。嘿啦,是有听过啦,半夜摔东西、谯粗话,吵到厝边隔壁拢爬起来。以前三天两天就来一次喔,后来阿凤她头家酒喝太多中风,就比较没那么常听见。他中风是轻症啦,只是一条腿走路有点拖地,其他的地方都没问题,骂人还是夭寿大声咧!

阿娇喔,她先生很早就过身去了,她搬来的时候就只有一个女儿,叫美仪还是美义,念书念很高,硕士的样子,长得跟阿娇很相像,白白的真幼秀。她女儿很少回来,后来就嫁到屏东去了。我初时就跟阿娇讲,只有一个女儿还是招赘比较好。她说那是以前的老旧做法,现在年轻人不吃这一套。嘿啦,她是外省人都讲国语,也比较不照礼俗来,初一十五也没看过她拜拜。结果她女儿一嫁就嫁到台湾尾,过年过节回来像田婴一样沾一下水,就又快快飞回去自己家,只剩阿娇一个老孤单。再婚喔?她女儿还念高中的时候,我就听说一直有人给她介绍,阿娇都看不中意,不是嫌对方有小孩,就是嫌人家年纪大。我都不敢说要给她介绍。她脸蛋生得水,皮肤好,到现在一点斑也没有,也有商职毕业,条件好所以比较挑吧!我真的感觉书念多一点有差,像阿娇就很会穿衫,平平是市场口一件两百的衣服,穿在她身上就像百货公司买的,跟学校老师一样高尚。阿凤也是,阿凤也有念到商职,她们两个在我们跳土风舞的这一班女人里,就是很不相同,五官好像有描线,特别显眼。你要我讲,我也说不出来是什么差别,感觉上她们懂得很多事情,讲话有道理。

对啊,我们有跳土风舞,每天早上六点半在前面那个国小的操场,下雨的话就在大门进去的穿堂。阿娇比我还要早就在跳了,阿凤是两年多以前搬来这里,被阿娇带进来才一起跳。本来阿娇的舞伴是珍珠,就是前面那家面包店的头家娘。阿凤初初来跳的时候,不太跟得上,人家转圈她还傻傻站着不动,阿娇就带着她跳,珍珠就不欢喜说她不要参加了。你说好不好笑,女人跟女人吃醋,好像小学生,你跟她好,我就不跟你好。她们两个感情是很好啊?话比较投机啦,都有念到商职,不像我只有国小毕业,国语都讲不标准。有次我看阿凤戴了条新的手环,有一个绿的玉坠子,第二天阿娇也戴了一条来,说是一起买的,两条跟老板杀到五百很划算。她们喜欢的东西还真相像。

你说什么?同性恋?喂,饭可以随便吃,话可不能随随便便乱讲,她们的感情是很不错,大家都是姊妹淘,都二十几岁就嫁人生小孩,怎么会是什么同性恋,你不能这样黑白讲啦!都活到快五十岁了,哪有这么老的同性恋。

那天喔?我刚好有事回去我后头厝,回来就看到警察在绑黄条子,围了一堆人,问谁都说不知道发生什么代志,等到傍晚就听人家在传,说阿凤她头家死了,灿煌说是阿娇出的手。这样的白贼话谁会相信?阿娇哪有法度出手伤到那么一个大男人,阿凤的头家五、六尺高耶。

我有听人讲,灿煌好像把计程车偷当掉了,因为欠人家赌债啊,不还人家要剁手剁脚啊!就是啊,跟他老父一款样,爱赌爱嫖,听说阿凤她头家人好好的时候,也花很多钱开查某。这个灿煌走狗屎运,他老父过身,这下可以领保险来塞那个破钱坑,他可欢喜了。我不敢说是灿煌干的,怎么说都是他老父,应该不会这么残忍。你想敢会是伊自己跌倒撞到桌角?

阿凤她头家那么爱喝酒,以前喝醉酒骑摩托车撞电线杆就不只两、三次,在自己家客厅摔死也不算奇闻。他们家客厅那张桌子是大理石的喔,撞到怎么不会死人。讲到这个我就想起来,他们家的菸灰缸也是跟桌椅一套,大理石做的,有次住他们厝边的美玉,差一点就被那个菸灰缸砸到要送病院急救。对啊,就是有听到吵架声的那个美玉。你没采访到她喔,她跟进香团去南部了啦!我有听美玉讲,那天她本来要去买米,我们后面那条巷子那家米店还用秤斤卖喔,他们的米煮起来就是比超级市场的黏又Q,好啦,少年人急性,听我从头慢慢说嘛,要演戏也要从第一集开始啊,急什么。

我跟你讲,嘿咧美玉出门都是骑脚踏车,她要把车子牵出去的时候,就听到有人在大小声吼叫。阿凤跟她头家吵架也不是头一遍了,之前有次美玉刚好经过,阿凤她头家就眼睛睁很大,比妈祖旁边的千里眼还吓人,大声骂美玉:看三小!还把桌上的大理石菸灰缸对她丢过去,好加在美玉闪得快,不然头壳就破了。所以不是我在说,那种男人真是死得不冤枉,歹到被鬼捉去。好啦好啦,我就要说了嘛,猴急什么,惦惦听我讲。所以说,那天美玉听到他在凶,就不敢把脚踏车牵出去,想说等他们吵完再出门,才不会倒楣被连累。没办法啊,你从这里也看得到,有没?对啦,就是红的那间,美玉她们家就在最里面那间,出入一定要经过阿凤家。听到什么声音喔?她是说听到有人在乱乱叫。一个还两个喔?这倒是没听她说,只说查甫查某声音混乱一块。讲什么?她也没听得很清楚,又害怕,想赶快回家去把门锁起来,只听到好像几个声音一起乱喊什么:干,袂见笑。你不要打他。快走。不要这样。

啥,你这样说不太公道啦,我讲到嘴角全泡你哪会都听不懂。我就讲阿娇很软弱杀不了人的啦!我知道啊,有听说是摩托车大锁打到头,就算那个大锁是阿娇的,也不能说她就一定是凶手啊!指纹?那是一定有的啊,大锁是她的,当然会有她的指纹,三岁小孩都猜得到。上面的血迹是阿凤她头家的,这我也知道,死掉的人是他,不是他的血不然是谁的?可是难道不会是灿煌还是阿凤做的吗?除了他们也没别人看到啊!死人如果会说话,就把他叫起来录口供啦!所以你说这样是不是不太公道?阿娇没有理由杀阿凤她头家嘛!

阿娇为什么去阿凤家?你问我,我问天公伯喔?大家都是熟人,来来去去借支葱也不奇怪啊!我是不常去阿凤家啦,交情不相同嘛!她们两个比较有话讲。说正经的,虽然说讲死人坏话真失德,不过我觉得阿凤她头家眼睛都牵红丝,人家说的色眯眯那种,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太多,反正被他那双眼睛看都很不爽快。有一个传闻不知道该不该讲,我是感觉无影的代志啦,可是一起跳土风舞的有人在讲,说半夜有看过阿娇去阿凤家,不知道真的假的……我当然是不相信啊,她那么晚去干嘛?那个说有看到的人,半夜不睡又爬起来干嘛?看月娘还是去便所?很好笑不是吗?可是就有人硬是要说阿娇可能姘上阿凤她头家,查某人就是爱说这些闲话,我都不爱讲这些。再说阿娇那么水,哪会看得上阿凤她头家?

情杀?神经喔,不可能啦,你真的很爱黑白讲,乱乱猜那些有的没的,就是这样社会才会乱糟糟,我不要跟你讲了,免得传出去难做人,我还想竞选里长咧!要不是看你们没有机器,不是电视公司来的,我才不爱跟你们讲。你们不要给我偷照相喔?我家那只老猴看到会怪我鸡婆多话。是啦,你们也想知道事实,给社会大众交代,好啦,我有听到风声的就跟你们讲,啊都是别人讲的,真的假的我也不是很清楚。

我有看新闻啊,说证据都对阿娇不利,我感觉伊真衰,这年头好心被雷劈,她对阿凤那一家真的有够好了,每个月到月底,阿凤手头紧,她五百、一千加减都有给她帮忙。金钱纠纷?有什么好纠纷,我不知影有这款事情,你们有查到喔?啥,阿娇的户头有钱转到阿凤她头家的簿子里,你们还真会钻,这种事情也知道,快要比刑警厉害。啊是转了多少钱?蛤啊,十几万喔!哇,这不是小数目。阿娇赚钱养自己而已,吃穿简单,房子也是自己的。我们这几个跳土风舞的每次起自助会,都是她当会头,身边应该是有剩一些钱啦,可是阿凤借这么多钱要干嘛?而且把钱转到她头家的户头,那不是有去无回,喝光输光,这我就不懂了。你们有问灿煌还是阿凤吗?对喔,你们不是刑警,他们去警察局的时候应该是有交代那笔钱的事了,那你们快去探听啊!我也很想知道咧!

不能跟你们继续讲下去了,我要回去煮饭。你们是哪个报纸的?是周刊喔!我到时候去买一本。下一期就会刊吗?礼拜几出?这么快喔!你们这款黑白讲的周刊实在金厉害。

本文固定链接:http://digitalwebgold.com/jyo/20190124/k40p047q49.html
本文由本站原创或编辑,互联分享,尊重版权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
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

发表评论:取消回复